愛樂樂享接連閉店 早教機構成“跑路”重災區

發布時間: 2019年10月18日 信息來源:北京商報

又一早教機構出現了接連閉店的情況。10月16日,北京商報記者獨家獲悉,愛樂樂享長楹天街店突然閉店,老師被欠兩個月工資未發。記者走訪長楹天街店發現該店大門緊閉,未張貼任何處理通知。撥打官網400電話始終無人接聽。同時,朝陽大悅城店家長也收到突然閉店的通知。此前,愛樂樂享豐臺大峽谷店因經營不善、拖欠商場租金剛剛關閉。記者獨家聯系到愛樂樂享的記賬公司,對方確認,他們最近確實出現了員工工資未發放的情況。其實,今年爆出了不少早教機構“跑路”的事件,這些機構大多分布在一二線城市。有業內人士指出,盲目擴張導致資金鏈斷裂、政策帶來的合規壓力及在線早教的沖擊等都會成為影響早教機構發展的因素。

愛樂樂享突然閉店

愛樂樂享長楹天街店家長反映稱,上周上課的狀態還很自然,本周就突然關門了。據該店老師表示,總部告知老師們公司處于融資中,讓大家等消息,所以老師被欠了兩個月的工資也一直在上課。直到近期閉店的豐臺大峽谷店、通州萬達店的家長來總部質問情況,而總部鎖門,導致家長全部堵在長楹天街店,使課程無法再繼續。目前總部仍舊回復讓等消息。

北京商報記者找到龍湖長楹天街商場的工作人員,工作人員表示商場現在也聯系不上愛樂樂享,只能登記消費者的電話和辦卡信息,后續有商場人員跟消費者溝通,目前登記在冊近百人。記者嘗試聯系愛樂樂享總部人員,但截至發稿,電話無人接聽。其記賬公司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愛樂樂享近期出現了員工工資未發放的情況,因有保密協議,不能透露其他運營狀況,目前只能聯系到他們公司的財務人員。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朝陽大悅城店在10月16日突然宣布關閉。據界面新聞報道,該店上午還在正常營業,下午2時48分還有家長在微信上正常溝通約課,但下午3時21分突然收到關店通知。另外,也有老師和銷售人員被拖欠薪資兩到三個月的情況。該店家長大部分繳納了萬元以上的學費。

“黑料”浮出水面

據了解,此次關門的長楹天街店和大悅城店均為愛樂樂享直營門店,而長楹天街店還是旗艦店。據官網介紹,愛樂樂享品牌成立于2009年,在中國已經有超過150家專業的早教中心。目前在北京有13家,除了被曝出已關閉的門店,北京商報記者撥打樂成中心、雙井富力中心、回龍觀中心、順義后沙峪中心的電話,均未能接通。天眼查顯示,愛樂樂享隸屬于智童啟德(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底獲得老鷹基金的千萬級人民幣A輪融資。法定代表人為任重,他有18家公司,他的周邊風險達224條。

北京商報記者看到,愛樂樂享的官方微信停更在9月6日,還推出了十年“童”行,課程報名優惠的活動。8月時,還在宣傳愛樂樂享的加盟。有長楹天街店離職員工告訴記者,近一年公司的運營情況走下坡路,長楹天街店去年曾換過中心負責人,由于認為該負責人各方面素質不佳,多名員工相繼離職。

此外,8月時,有樂成店的家長反映,店里衛生管理存在嚴重漏洞,家長及生病的孩子隨意進出教室、不測體溫,游泳玩具不消毒等。家長把此事曝光后,還遭到總部拒絕退還費用的對待。此前,愛樂樂享的豐臺大峽谷店、通州萬達店被傳出拖欠商場租金、經營不善導致閉店,會員紛紛要求退費,但需要繳納余額30%-50%不等的手續費,引發會員不滿。而在4月,愛樂樂享重慶兩所中心關店后,四川成都愛樂樂享鷺洲里店也在8月突然關門,涉及學員學費200余萬元。

未標題-4 拷貝

早教機構閉店成風

隨著消費升級、政策支持和家長教育觀念的迭代,早教行業一度被稱為“永不降級的消費細分領域”。據2018年《中國早教藍皮書》顯示,2017年我國早教市場規模突破2000億元,預計2020年我國早教市場規模將達3000億元。隨著早教機構井噴式發展,行業問題逐漸顯現。2019年來,已有不少早教機構關閉。

資深早教托育行業從業者夏松分析了其中的特點,他認為,出事的機構多分布在一二線城市,以北京、上海居多。究其原因,無外乎一二線城市早教市場競爭激烈,運營成本高。關門早教品牌口碑并不差,大多有多家門店,部分品牌在區域深耕多年,或者是知名早教加盟品牌,關門前并未出明顯現口碑崩壞現象。早教品牌關門并非因為沒有生源,更多原因是經營不善導致資金鏈斷裂,當然也有盲目擴張或店面轉讓過程中出現股權糾紛。關門的早教中心收費均是年費制,通過折扣、贈課等活動吸引家長,但一旦關店跑路,家長很難收到退款。

現階段,市場上早教品牌數量較多,呈現出本土品牌和國際品牌并進、大型連鎖品牌機構與小微區域品牌共存的雙重格局。“像金寶貝、美吉姆等外資品牌的優勢已顯現”,夏松表示,早教課程初始差異化較小,行業競爭壁壘主要表現在品牌知名度和綜合管理水平上,尤其門店眾多的加盟模式,在管理上頗具難度,早教機構需要對加盟商進行標準化的指導和規范,而小品牌缺乏綜合運營能力和監督管理能力。

另有觀點認為,從監管層面來說,行業內缺少早教機構辦學資質認證和規范管理的政策法規。且大多數早教品牌都是采用預收款模式經營,無第三方監管,很容易被作為后續擴張的現金流支撐,如果續費跟不上,資金鏈斷裂的問題遲早出現。早教機構動輒三四百萬元的單店投入,基本上3-4年才能收回成本。

Powered by 軟文課堂 ? 2010-2017 陜ICP備14000116號-1

北京赛车pk10免费软件